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江湖三女侠之冯瑛】

【江湖三女侠之冯瑛】

             江湖三女侠之冯瑛



    自从天女与冯瑛发生误会,天女负气出走后,经天十分生气,认为母亲把他的情人气跑了;对父母渐渐疏远。

    一日,他在后山遇上了我赤阳掌杨彬,他和我动了一战,他败后我无意杀他反夸他功力不凡,又用词激起了他的遗恨。我给了他一包药粉说弄得冯瑛肚疼报复!

    第二天晓澜在外面教徒时,经天看着冯瑛那娇如少女美似兰花的佳人风韵,不禁邪念横生,想不到年近四十的母亲还是这么有魅力,和这么成熟的美妇人干一定来劲,但他马上就为这天理不容的欲念而羞愧!但报复地念头却在奔腾!
    经天把下了药的参汤奉给母亲,母亲感激地一饮而尽,参汤一下肚,那药液就随着她的血液全身各个地方。冯瑛就感到有点轻晕还有点躁热。冯瑛以为参汤有滋阴之功,是正常反映。

    正是这一托大造成千古风流韵事!冯瑛在发觉身体异样时,她的俏脸已经绯红,她丝缎般的玉体已经微微发烫了。她丝薄的长裙已被自己不知不觉中掀起,露出妖娆诱人的粉红肚兜。她发现自己的儿子正呆呆的注视着自己的下身,羞怒的她大声喝斥儿子无礼。

    经天不知妈妈是中了烈性春药,他见母亲面浮桃红自掀长裙,以为母亲在引诱他,母亲的话他听不进了,经天目带血丝地扑了上来,冯瑛却不敢大声叫怕被师门众弟子看见而丢脸!经天脸上露出残忍的笑容,双手放在隆起的胸部上。
  「唔……唔……」

  冯瑛发出哼声,全身挺成拱形,同时拼命的摇头,从敞开的领口露出里面的白嫩诱人的肌肤,经天顿时目露淫光,骑在冯瑛的身上,粗暴的用双手抓住领口,用力向左右拉去!

    冯瑛那漂亮的红衫登时分成两半,丰满且玲珑有致的身体充满了成熟女性的妩媚,经天疯狂地把火热的唇压在母亲浑圆雪白的乳房上,吸吮可爱的乳头。冯瑛不禁从微张的口里发出甜蜜的呻吟,表情有点恍惚的歪着头,春药开始生效了!
    冯瑛只觉得自己体内的欲火燃烧起来,已经无法控制住了,她只有向经天叫喊:「经……经天呀……我是你的娘亲呀!你……你这是干什么……唔……」
  原来经天不等冯瑛说完就一口压上了冯瑛的朱唇,冯瑛急忙合嘴让经天无法把舌头伸入自己口里!

    经天见舌头一时不能进入母亲的小嘴,就伸双手一边一个地抓住冯瑛那饱满丰盈软中带硬的玉乳,已经勃起的乳头,象颗坚实的桑粒,顶撞著经天的掌心。经天的手开始在母亲的左右乳上巡回搓挤。冯瑛的上身都他被带动著左右晃动。每一次揉捏冯瑛都会有甜美的感觉如电流一般从胸部扩散到全身,有这样完全成熟的肉体,对男人的需求当然是非常迫切的!

    美妙的感觉刺激得冯瑛忍不住要呻吟出来,当她的红唇才微一张开经天的舌头就如泥鳅一般灵活的溜了进来,经天的舌尖勾起了母亲的莲舌尽情地挑弄引导它,女人身上有三个洞而且都是很敏感的,现在经天已经占有了他母亲的一个洞了!

    在强效春药的魔力之下堂堂江湖三女侠之一的冯瑛渐渐丧失了羞耻之心,她那雪白纤细的小手已经在儿子宽大厚实的背上来回的抚摩着,鲜红可爱的莲舌也开始反过来缠绕起经天的舌头了!冯瑛终于顺从起来了,这让经天十分兴奋,热吻有顷,他便用双手将母亲的两腿强制分开,不管叁七二十一,狂野的将脸贴过去,缠住那复杂的峡谷之间!

  经天将嘴唇押上她的秘裂处,舌头也在里面乱搅一通,翻弄着肉唇。肉洞里是湿湿滑滑的,柔软的肉完全缠绕在舌头上,舌头在里面搅动,这时候湿淋淋的肉壁有著强大的弹性,好像要把舌头吸进最深处去。

  受到儿子舌头的攻击,她已经瘫软,完全湿润的花蕊不停的抽搐,冯瑛的蜜汁从分开的大腿根如洪水般的流出来,男人……强壮有力的男人,冯瑛现在非常的需要,她需要强壮男人的大肉棒插呀!

    冯瑛美艳的脸颊红晕笼罩,明眸灵犀中蒙起一层水雾,她饥渴地向经天姣叫道:「经天……我的儿啊!娘的小穴被你舔得好痒啊……噢呵……别再舔啦……快……快用你的大棒子来给娘捅捅吧!……娘的那里骚的好难受啊!」

    经天的阳具早已硬得发烫了,他微一用功,自己身上的衣物马上被震个粉碎,
这下他亦全身赤裸一丝不挂了!经天淫笑着对冯瑛说:「母亲,孩儿领命!我一定会让您欲仙欲死的,您就放心吧!」

    经天压在了冯瑛那娇美的玉体上,两个完全裸体的人儿紧密相贴了!经天调整了一下位置,朝著肉洞凶悍的插了下去,「噗吱」一声,龟头冲开了花瓣直入花芯深处。

  「啊!……啊……」瞬间的巨大快感,让母子两人都爽叫出声来。

    「……哎哟……好儿子哟……你的好大呀……插死娘啦!」冯瑛淫贱地欢叫着!

    激情欲望里,经天所有的感受也同时一起袭来,使他更由衷的投入炽烈的男女行为中。他用他那巨大的肉棒,冲刺母亲那已经彻底湿润的小穴,猛烈地全部抽出来,猛烈地又全部塞进去!猛烈地全部抽出来,猛烈地又全部塞进去!让冯瑛爽到飞上天空,每当经天的阳具深深插入时,她就会发出淫荡的哼声,同时皱起美丽的眉头。

    正当母子两人搞得热火朝天娇喘连连之际,外头突然嘈杂起来!原来是我赤阳掌杨彬率众黑道高手杀将进来,唐晓澜与众弟子奋起反击,唐晓澜是当时的天下第一高手,天山派的追风剑法速度极快,唐晓澜用的又是名剑游龙,削铁如泥!游龙剑尤如一条张牙舞爪的苍龙闪烁着点点寒光缠绕在我的周围,我只有用浑厚的掌力阻挡宝剑的锋芒!我突然大笑了起来,唐晓澜十分纳闷,明明处于下风,我怎么还能笑的出来?

    唐晓澜不禁问道:「魔头,你笑什么?」

    我邪笑着说:「呵呵……本尊在笑你呢!唐掌门在这里与本尊搏命,而掌门夫人却在内屋与令公子颠龙倒凤搞得不亦乐乎!」

    唐晓澜一惊,下手为之一慢,我乘机呼呼两掌,逼开了唐晓澜。唐晓澜急忙默运玄功,耳力顿时增加数倍,果然他听到了娇妻那销魂蚀骨的妙曼呻吟和儿子那粗重如牛的喘息声……

    「啊……难道他说得是真的?不可能呀!……这……这是怎么回事?」
  唐晓澜方寸大乱,我马上占了上风,一掌击中了唐晓澜的胸口,「嘭!」,唐晓澜身形一晃,一口鲜血直喷出来,他自知无力再战,只好翻身而遁!

    我见唐晓澜逃遁,便想追上去除去这个心腹大患,可是孟神通拉住了我的手说:「师弟,穷寇莫追!」

    我冷冷一笑,「这个孟神通是我的大师兄,表面上他是怕我一个人追唐晓澜太危险了,实际上他是怕我追上唐晓澜将其击毙的话,会抢了他的风头!」
  我轻轻拂开了孟神通的手,说:「知道啦,大师兄!我们先去天山派里面看看吧!」

    群龙无首,天山派的弟子们是逃的逃,伤的伤,死的死,黑道高手们已经基本控制了局面!我大摇大摆的走进了天山派的内堂,略一运功便听出冯瑛母子所在的位置——西厢房!我悄悄地打开了房门,走了进来,冯瑛母子正在忘我的颠龙倒凤,根本不知道危险已经来到自己的旁边了!

    冯瑛被儿子的狂插猛弄搞得神魂颠倒,浪叫不已,马上就要进入高潮状态了!
可是我一把抓住经天的肩头,象扔一张废纸似的扔了出去,「嘣」经天重重的撞在墙壁之上,他立即就蹦了起来,怒吼:「妈的!是谁?谁敢在本少爷办好事时来打搅,是不是想死!!」

    我微微一笑:「是我!」

    经天一楞,他与我交过手,知道比功力与我相差甚远,但是欲火怒火已经烧昏了他的头脑。做爱时突然被人强行中断是非常痛苦的事情!

    他怒吼一声,运足全身功力劈出一掌,此掌势大力沉,隐隐有风雷之声!眼看要击中我的身体时,我轻轻一晃,身形闪动之下既然泥鳅似的滑到了经天的背后,一指点中了他的麻穴!经天顿时无法动弹了。

  我邪笑:「唐小友,前面干得不错,接下去的」活「就由本尊来为你代劳吧!呵呵……」

    冯瑛早已被春药的魔力冲得完全没有了羞耻感,被儿子那粗大坚硬的阳具插得好舒服的小穴正骚痒无比,她的朦胧星眸看到了一个高大的男人走来,她疯狂地抱住了他,纤手飞舞,衣飞裤落……顿时把我剥了个精光!

    她紧抱著我的头部,张开两条晶莹美丽的玉腿,交叉缠绕在我结实的臀部之上。冯瑛激烈地摆动着雪白的玉体,高耸的乳房不停的摩擦着我强健的胸肌,我迫不亟待的把嘴压在冯瑛迷人的嘴唇上,把舌尖滑入她的嘴里。

    我用舌头缠绕她的舌尖,然后猛烈的吮吸起来,冯瑛爽得不由地发出了妩媚的闷哼,我用右手支撑肉棒,寻找冯瑛的花瓣,而冯瑛也因刚才与儿子的疯狂做爱,下身肉洞早已湿润发潮,虽然粉嫩的肉瓣仍半闭未张,但泛滥的淫液仍自花瓣间隙流出,已经打湿了我的先锋将——龟头了!

    我的屁股向下移动,龟头终于找到火热的湿润地带,我那铁棒似的阳具凶猛的插入女侠冯瑛的小穴之内!

    「唔」冯瑛咬住红艳的下嘴唇,发出美妙地哼声,美丽的女侠仰起秀首,身体向上蠕动着,她感觉好似一根火热的铁棒直入体内,强烈的插入感,使得冯瑛忘我的抱紧我的脖子,我开始动了!

    我的肉棒开始猛烈抽插,尖端不停地碰到子宫壁上,使冯瑛觉得几乎要达到内脏,但也带来了莫大的充实感,冯瑛的眼睛里不断有淫欲的火花冒出,全身都有触电般的感觉!她左右摇动丰满的屁股,以肉棒交媾部份为中心,前后左右的猛烈扭动屁股!

    强烈的快感令冯瑛几乎要失去知觉,她张开小嘴,下颌微微颤抖,不停的发出妙曼淫荡的呻吟声。

    「呵……啊……不行了……我不行了……喔…要爽死了……哥哥你实在太猛啦!」

    「插死你!插死你这个骚货……」我听了她的骚叫,更加兴奋了,继续急风暴雨地狂抽猛插,每一记抽插,肉棒都尽根而入,好像铁棰般冲击著她的玉体深处。

    她全身僵直的挺了起来,那是高潮来时的症兆,粉红的脸孔朝后仰起,沾满汗水的玉乳不停的颤抖着。

    冯瑛的肉壁急促收缩伸张起来,夹得我的龟头一阵强烈的刺激,全身抖动不已,热烫的精水狂泄而出,把我和她一起推上了高潮,同时达到极乐,冯瑛的小穴缠住肉棒,像是要把我的精液一滴也不剩的吸入……

    「呜啊」!只听虎吼一声,经天已经向我凶神恶刹般地扑来了,原来在我和冯瑛男欢女爱享受鱼水之乐时,经天已经在默默运功冲击被制的穴道。因为……因为无论是谁,若自己的母亲和别人当着自己的面放浪忘形地做爱,都是无法忍受的!!

    变生肘腋,我实在没有时间反应,更何况刚刚与冯瑛激烈鏖战了一番体力大损呢!「嘭」我的胸口被经天一掌击中,嘴里一甜,一口血涌了上来。

    我硬生生地把血咽了回去,可是经天的第二掌已经迎头劈来!烈烈掌风已刮到我的脸上,令我隐隐生痛!

    来不及思考,我抓起正在急促喘息中的冯瑛挡在身体前面,经天正为偷袭得手而暗暗欣喜,不料我居然会把他母亲作为挡箭牌!眼看自己的掌要重重地击在母亲那白如凝脂的玉体之上,经天大惊,急急收回掌力……「啵」他的手掌只是轻轻拍在冯瑛丰满雪白的玉乳上,滑不溜手的触感令经天心神一荡!我乘机屈指一弹,「噗」指劲掠过经天的身体,他只觉得眼前一黑,瘫软在地上。

    我赶紧穿衣起床,从屋角的柜子中找出一瓶小还丹(天山派撤的匆忙,根本来不及带走丹药与细软),我倒出一颗小还丹服下后盘膝运功,让体内真气回转调息了近一个时辰才吐气收功,恢复过来。

    抚摸着胸口,还是有丝丝隐痛,我恨恨地瞪了昏迷中的经天一眼心想:「混蛋小子,竟敢打伤本尊,哼哼~~待会让你好看!!」我一手一个的拎着经天与冯瑛,将她们提出西厢房,来到了练武场!我把经天扔在地上,对手下说:「将此人绑在木桩上,给我绑紧点!!」

    手下们好奇地看着经天——堂堂天山派少掌门居然一丝不挂地昏倒在地上,真是少见呀!但是他们也不敢怠慢,手脚利索的将经天绑好。

    我拿一盆凉水泼醒了冯瑛与经天,经天一醒就马上破口大骂:「大魔头!你这个卑鄙小人!居然用女人做挡箭牌,不然我早已将你碎尸万段了!」

    「你这个正人君子又怎么样呢,你干的好事是不是也要我来为你宣扬宣扬啊?
呵呵呵……」我邪笑着说。

    「住口!」冯瑛道,一直默默无语的她终于开口了,她中的春药已经退去了。

    我见冯瑛虽然赤身露体但是已经恢复那股女侠的气质,又有了让人不敢逼视的感觉了,我最想的就是击垮女侠的坚定意志,于是我抓住冯瑛的一只玉乳使劲地捏着揉着,女侠只是轻轻皱了皱眉,既不反抗也不迎合。

    这招没用,我眼睛一转想出一计,我凑首过去轻轻对冯瑛说:「冯女侠,如果你不想让天下人嗤笑你们母子相奸败坏门风的话,就乖乖地听话,不然就别怪我无情了!」

    说罢,我大声说:「冯女侠,来,用你的小嘴给本尊的小弟弟舒服舒服吧!」

    冯瑛心想:「罢了,我反正也让这魔头干过一次了,再让他干一次也许他会放过我们母子俩……」

    她爬了过来,我掀起了长衫的下摆,冯瑛褪下了我的裤子,巨大的肉棒没有东西支撑,但仍高高举起在那里耀武扬威的晃动,冯瑛吃了一惊,想不到我的肉棒竟然如此巨大,真是世之罕见的巨柱呀。

    冯瑛皱着秀眉用右手抓住我的肉棒轻轻地揉着,我淫笑:「冯女侠,请用你的小嘴哦!」

    无奈的冯瑛只好把肉棒的前端导引入自己娇小的小嘴中,张口含了进去。。。
端庄贤良的女侠正在用她粉红的小舌绕著那巨大的肉棒,上上下下舔吮不停。我的肉棒被冯瑛吸吮得更加涨硬了,紫红光亮的龟头上已经泌出了丝丝淫液,我的欲火又开始高涨起来了!

    双手抓住冯瑛的双膝,用力向左右拉开,女侠的密处就在眼前,裸露出雪白晶莹的大腿根,双腿中央还有一片黑色的芳草地。我不禁用用食指和中指,慢慢分开闭合的花瓣,这时候里面露出湿润光泽鲜红色的肉洞,「哦,太美了!!」
    我把脸靠近大腿根,用舌尖伸人里面挑动,玉腿内侧发生轻微地痉挛,冯瑛不由得上身向后挺起,「呵……好奇怪的感觉呀!」

    我像子猫喝奶似的,发出滋滋的声音吸吮肉洞,白色的蜜汁开始溢出来了,冯瑛被我吮得全身发滚。鼻息沉重的在娇喘著:「呵……呵……恩恩……

    冯瑛发出苦闷的声音,夹紧双腿,我把腿推回去,改用手指拨弄肉洞,蜜液与唾液混在一起,在花瓣上发出光泽。

    冯瑛体内欲火被我点燃起来了,已经没有办法熄灭。我突然躺在了地上,并示意冯瑛坐上来,冯瑛稍稍犹豫了一下便娇美地爬到了我的身上……

    冯瑛把她的肉洞对准我那坚硬狰狞的肉棒,缓缓地沉下玉体,下身碰触着龟头的前端,性器与性器的摩擦产生了莫名的快感,冯瑛不由的娇哼了一声「呵……」

    但是冯瑛的理智与做为女人的羞涩让她迟迟不肯完全放下身体,让我的肉棒插入里面!我有一点不耐烦了,抓住冯瑛光滑性感的玉臀,使劲往下一拉!
  「啊,不要啊……」

  在冯瑛的俏美的尖叫声中,我那被冯瑛舔得湿淋淋的肉棒被吞噬进女侠甜美的体内,完全塞入了那春水四溢的肉洞之中,这时候她呻吟的好大声,我的肉棒的进入令女侠开始迷失理智了,她已经决心先享受享受肉体上面的快乐,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

  冯瑛跨坐在我结实强健的小腹上,纤细白嫩的玉手撑在我胸前,浑圆娇嫩的臀部开始扭动旋转,她不时的上下套弄吞吐著,淫水浪液将肉棒浇得湿淋淋的,火热的肉棒被她摩擦得抖动不己。随著她的节奏,有时会重重的坐下将肉棒完全的吞入,再用力的扭动细嫩的腰肢、扭著玉臀,有时急促上下起伏,快速的让肉棒进出肉洞,搞得发胀的肉瓣不断的撑入翻出,淫液也弄得两人下身湿漉一片,那对玉峰也随著激烈的运动而晃动不止,浑圆饱满的玉乳让躺在下方的我不禁意乱情迷,忍不住双手揉搓捏弄,将殷红挺立的蓓蕾送入口中吸吮嘬舔……强烈的快感,使我不顾一切的用尽全力抽插。

  冯瑛感觉出火热的龟头碰到子宫上,从下半身传来从没有经验过的快感,爽得她大声呻吟:「好舒服呀!……哦………呵哦……用力插!……好哥哥呀!……」

    我邪恶的笑着:「亏你还是江湖三女侠之一呢!原来是个如此需要男人干的骚货呀!!」

    冯瑛闻言顿时神智一清——自己是江湖三女侠之一的冯瑛呀,是一个有夫之妇呀!

  她羞愧万分,正欲从脱离我的身体,可是我一把拉住了她,淫笑着说:「兄弟们哪,你们也来享受享受国色天香的女侠冯瑛的美妙无比的娇嫩玉体吧!!」
  那几个头目在我们旁边看活春宫,口水都快滴到地上了,听我这么说,只有一个头目站着不动,其他两个头目如同饿了三天三夜的旅人突然看到了一大盆香喷喷的鸡肉般难耐!他们纷纷脱光了衣服,一个头目跑到冯瑛面前,把她的秀首往自己的下身按去,强迫冯瑛的小嘴接纳了他那涨硬粗大的肉棒,那有一股子腥骚味的肉棒让冯瑛有窒息般的感觉。

  但是那头目可不管这么多,他开始快速的抽动起来,粗大的肉棒进出于冯瑛的小嘴,冯瑛的口水都被肉棒带动而溢了出来,给人带来一种优美绝伦的淫欲感!另一头目则绕到冯瑛的玉背后面,双手抓住那两砣充满弹性光滑饱满的玉臀,用力地分开,那茶褐色的菊花洞登时呈现于头目淫欲的眼前,他的龟头向那未开发的菊花洞进发,它先在其周围绕了两个圈子,便往里边插去。

  可怜的冯瑛在这种身体状态下根本就无法抵抗入侵者,她只有流着泪水在心中叫喊:「畜生!一群畜生!…………以后如果我能逃出生天,我一定会加倍偿还的……一定会的!!」

    冯瑛只觉得狭小的菊花洞被龟头慢慢撑开,很是痛楚但是又有一种无法言明的快感,要知道女人身体上有三个洞,而且都是很敏感的洞呀!现在女侠冯瑛娇美嫩滑的玉体上面的三个洞统统被男人占有了,而且是同时被三个男人插!那滋味实在是难以言语的,只有亲身体会才能知道的绝妙快感!

  经过一番疯狂蹂躏的冯瑛终于又有些迷失本性了,显现出最原始最淫荡的浪劲来了。冯瑛淫荡狂野迎合着三个肉欲勃发的疯狂壮男,玉体上下充满了油汗水,看起来象一座被雨水打湿的做工精美的女神雕像,非常的性感美丽,只是配合上她旁边的三个壮男的动作就变得很是淫荡起来!

  突然,在插她小嘴的头目大叫:「妈的!嗷……我不行啦!」

    他身体一颤,精液直接射入了冯瑛的小嘴里头,「恩」精液的腥味令她娇美的躯体产生了激烈的颤动,收缩的小洞夹得我与另一头目一起达到了高潮,涨硬粗大的肉棒在冯瑛体内疯狂地抖颤跳动,一阵一阵地喷射着热烫的精液,冯瑛发出了喜悦的狂吟,强烈的刺激令她欲仙欲死,她瘫软在地上半昏半醒的娇喘不已。
    我推开冯瑛,对刚才在没动的头目说:「梦风,你怎么不上来玩玩呀?」
    梦风笑笑说:「大哥,小弟怎么能玩您的女人呢!」

    男人都是喜欢独自占有一个女人,是以我闻言大悦:「好!我就喜欢你这样的男人,捉拿天女的任务就交给你去办吧!」

    梦风点头说:「我一定会把天女完壁无暇的带来给大哥的!请你放心!」
    我满意地说:「恩,你赶快去吧!」

    梦风「嗖」的一声就从众人面前不见了,我微笑着想:「梦风的风卷残云的轻功真是愈加精进了,捉天女的任务非他莫属呀!」

    梦风在山路上急驰,俊脸上带着微笑:「我才不希罕那被男人狂搞过的冯瑛呢,清纯美丽的天女你等着我吧,本公子很快就会来到你身边的!」

    想到这里,梦风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上一篇:【花间情事】下一篇:【专宠奴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