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抗倭巾帼志】第一部作者不详

【抗倭巾帼志】第一部作者不详

               抗倭巾帼志


字数:4.6万

           第一章 戚锦娘单骑突重围

  明嘉靖三十三年,倭寇横行,民不聊生。名将戚继光帅众抗倭,成为人民的救星。怎料奸臣严嵩不过朝廷安慰和人民的苦难,设计将戚继光害死。

  倭寇得知戚继光的死讯,立刻大军压进将戚继光家眷所在的献县围得水泄不通。这里只有不到一千戚家军和数百官军,要对抗这万余倭寇无疑是螳臂挡车。
  危难之时一轻甲女将来到堂前。这女将虽不施粉黛,可容貌却胜过那些庸姿俗粉千百倍。再看她那身打扮,内穿一身红色丝绸劲装,外套一件鲛皮轻甲,腰系一条虎头腰带。显出少女那纤细的腰肢和凹凸有秩的身段。

  此女正是戚继光之女戚锦湘,人称「锦娘」。

  锦娘此来是为解献县之围而来。锦娘向负责守城的兄长献策:由她单骑杀出重围,到台州请求救兵。

  兄长由于良久,考虑无更佳良策咬牙同意。为保证锦娘安全兄长加派了五十名骁勇的骑士护卫她一同突围。

  倭寇仗着人多势众,早将献县看做囊中之物,哪里会想到对方竟然会开门突围。一时之间,倭寇军中阵法大乱。锦娘手持双刀勇不可当,几回合就斩下数名倭寇首级。倭寇首领度川并非等闲,他很快的就将乱军止住,重新排好阵法。
  这样一来锦娘一行顿时陷入绝禁。五十勇骑虽然拼死相抗,但终寡不敌众。锦娘虽然武艺超群,但手下纷纷阵亡后所有倭寇都向她合围过来。一个不留神,战马中刀。锦娘滚落下马,还没等她站起身,无数刀锋已经将她架住。

  倭寇见俘虏敌方女将大喜过望,一边欢呼一边七手八脚的将锦娘五花大绑,压到城门外。

  城中兄长见妹妹落入敌手哪里还坐得住,准备点齐人马杀将出去拼个你死我活。

  锦娘大急,高声急呼道:「哥,你千万别中了倭寇的奸计。要以大局为重,一定要固守城池。等朝廷援军到了,再为我报仇。」

  兄长权衡再三,加上众文官的劝阻,终于放弃出城迎敌的打算。

  度川见一个破城的大好良机被破坏顿时大怒,马上命人将锦娘的嘴巴堵住。
  三个倭兵立刻上前强行掰开锦娘的嘴将一大块红布一点一点的填入其口中。锦娘的嘴被称到最大极限,别说讲话,就连呼吸也感到有几分困难。倭兵这还不算完,又拿起一条布带将锦娘的嘴巴绑住,使她无法吐出口中之物。

  此时虽然锦娘再也无法出声,但过去的时机不再有。城中兵马重新列阵,显然已经放弃出城迎战。

  度川气极败坏命人将锦娘压到帐前,一顿毒打自然难免。度川挥刀劈段锦娘身上的甲扣,轻甲没了束缚,很容易就被撕扯下来。这时露出锦娘那身红色劲装。贴身的衣料将锦娘那优美的线条显露无疑,加之绳索紧紧的束缚,更增添了几分锦娘的妩媚。如果是在平日,度川肯定早已经将其QB。但今天怒火攻心哪里还有那份闲趣,他抓起一根皮鞭狠狠的抽打在锦娘身上。可怜锦娘虽一身武艺,却此时被绳索绑得无法动弹,只能任其抽打……

  此时度川手下的谋臣小井前来献策,道:「将军何不将此女压到阵前虐打,看那些汉人能不能忍得住不杀出城来。」

  度川觉此计盛妙,马上遣人做了一个木制推车。将锦娘捆绑在车上重新推到城门前。

  城中将士连忙将此事通知锦娘的兄长,兄长赶到城头只见倭寇对锦娘的拷打已然开始。

  皮鞭无情的抽打在锦娘的身体上,身上的劲装已经凌乱不堪,血迹从伤口不断渗出。

  锦娘透过堵口的破布发出的呜咽声越发微弱,随着被鞭打带来的抽搐失去知觉。

  兄长在城头见妹妹被如此揉逆心如刀割,但明白倭寇这样做就是为了逼他们出城迎战,为了全城将士、百姓的安危,他只能忍耐。

  此时小井又在度川耳边耳语了一阵,度川顿时大笑着对城门高喊道:「你们这些胆小的汉人,没骨气的东西。今天就让你们看看更精彩的。」

  在小井的安排下四个日本武士光着膀子来到锦娘面前,他们拖起锦娘的脸夹,贪婪的目光落在锦娘美丽的俏脸和那被绳索勒住显得更加丰满的胸部上……
  锦娘仍然处于昏迷中,迷迷糊糊的感到自己少女敏感的部位受到侵袭。她艰难的挣开眼睛,只见四个光着上身的武士正在她身上乱摸乱捏。

  汉人在男女只事上十分保守,锦娘身在豪门,哪里经历过别人的猥亵。她拼命的挣扎呼喊起来。但束缚在她身上的绳索使她根本动弹不得,堵在口中的破布湮没了她全部声息。在全城将士面前任人淫辱,锦娘只能默默的落泪。

  锦娘的衣裤被四人连撕带拨全部脱了下来,雪白娇美的侗体暴露在众人面前。一个武士将手伸向少女毫无遮拦的私处,锦娘此时只希望自己马上死掉,可是现在的状况对她来说却是求死无门。那武士的手指突破少女紧闭的阴唇,插入蜜穴。
  锦娘感到一阵巨痛,同时一种触电感行遍全身。武士用手在锦娘的小穴中使劲抽插起来,其他的武士自然也没闲着。少女的双乳被揉捏成各种形状,俏丽的脸膀和丰润的大腿被那一张张臭嘴亲吻、撕咬。

  更要命的是,长时间的被虐,锦娘女性本能的反应被唤醒。锦娘感到下身疼痛无比,只有手指不停的抽动才能使她得到稍微的缓解。她开始觉得浑身发热,喉头仿佛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一声娇媚的呻吟声不由自主的从她的喉头蹦出。武士们见锦娘有了反应,更加卖力的行动起来。

  锦娘感到羞辱到了极点,她努力的控制自己不要发出那淫荡的声音,可是此时锦娘却感到自己越来越无法控制自己,她再也无法忍受终于淫水狂泻……
  「哈哈,真是个淫荡的女人……」倭寇们一边嘲笑,一边朝城门高呼起来。
  兄长见妹妹如此狼狈,哪里还顾及得了其他。拼死雪耻的念头占据了他全部大脑。在其带动下,全城将士杀将出来。顿时喊声震天。

  倭寇们等待此时机良久,在度川的带领下两军交锋,顿时风云变色。金戈铁马之后,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众勇士虽然个个英勇,但毕竟与倭寇悬殊太大最终全军覆没。倭寇冲入城池,城中百姓无一幸免。

  度川占据了县衙,命人将五花大绑的锦娘押入他的房中。刚才度川在阵前看锦娘受虐早已是血脉膨胀,如不是大战在即,在阵前他就已将锦娘奸淫。

  倭人的淫虐之风盛行,度川更是大好此道。他用绳索绕过房梁将锦娘吊了起来。接着他又找来一根衙门里用的水火棍。

  锦娘以为自己又将被毒打,谁知度川找来这水火棍另有它用。

  他将锦娘的双腿分开固定在棍子的两头。锦娘虽然奋力挣扎,可她毕竟是女儿之身,加之又刚经历了拷打和淫虐体力尚未恢复。度川很轻易就使她乖乖就范了。

  捆绑妥当,度川拿起他的武士刀,「噌」的一声拔了出来,雪亮的刀锋横在锦娘面前。

  此时「死」也许对锦娘来说是最好的解脱。可是却事与愿违。

  锦娘惊呆了,度川的手伸向她的阴部。锦娘的双腿叉开,度川轻易的摸到了她的阴部,并用手指将她的阴唇分开,将刀柄插入她的阴道。

  武士刀的韧性很好,将锦娘的身体托了起来。锦娘稍微有一点动静,插在她体内的刀柄就会随之摆动。锦娘只好尽力控制自己不要有丝毫摆动。

  可是度川自然不会就这么轻易的放过她。他拿起房中的红烛,将滚烫的蜡油浇到锦娘的身上。锦娘吃痛挣扎起来。这一挣扎可不得了,刀柄开始剧烈晃动,抽插着那娇嫩的小穴。

  度川看到锦娘痛苦的表情,更加大肆的用各种方法淫虐着眼看这毫无反抗之力的女将。

  锦娘在痛苦和羞愤中昏死过去……

            第二章 红线女府衙除奸

  锦娘在猛烈的抽插中再次醒来。此时抽插她下身的已经不是刀柄,而是度川那根巨大的阳具。

  锦娘的手脚被分开绑在床头,度川爬在她美丽的身体上狂野的发泄着兽欲。
  「你这畜生……」锦娘破口大骂,原来堵在她口中的破布已经被取了出来。
  锦娘忽然感到口中有股怪味,是一些粘糊糊的液体发出的。不光她的嘴里有,嘴角和脸上也分布着这些液体。

  就在这时,锦娘的子宫中涌起一股暖流,度川的精液喷洒而出。锦娘顿时恍然大悟。

  「难道对方竟然将……」锦娘想到对方将那根丑陋的阳具插入她口中抽插时,恶心得直想呕吐。

  锦娘不愿再着受更多的侮辱,她正要咬舌自尽。忽然度川整个人飞了起来倒在地上。一根红色的细绳缠绕在他的脖子上,勒得他直翻白眼。

  眼前的突然变故,使锦娘忘记的自尽的念头。她定睛一看,只见绳索的另一端紧握在一个黑衣女子手中。

  那女子着一身紧身夜行装,曲线明快优美动人。她虽然用一块丝巾蒙面,但从她的眉目间可以看出定是一名绝色女子。

  度川毕竟久经沙场,他定下神来,奋力朝那蒙面女子冲过去,想用身体将对方撞倒。

  哪知那蒙面女子身手十分敏捷,轻巧的一闪身,再借力一带将度川绊倒在一根大柱子旁。接着她绕到柱子后面,更加用力的收紧手中红绳。度川此时无法抵抗,经过一翻徒劳的挣扎断了气……

  女子来到锦娘面前:「你知道我是谁吗?」

  锦娘此时已经猜到一二:「你就是红线女!」

  「不错。」女子拉下面纱露出一张俏丽的脸。她的美丽与锦娘不相上下,与锦娘不同的是她还带着几分妖媚。一屏一笑都能让人神魂颠倒。

  红线女究竟是什么人呢?原来在倭寇入侵之前,曾经出现过一个名震一时的女贼。此女来无影、去无踪,专偷官宦人家。她每次作案都用红绳捆绑被害人,从不伤人性命。大家都称其为「红线女」。

  锦娘曾经多次受命捉拿红线女,最后一次险些真的将其拿住。红线女虽然身手敏捷但论武艺比之锦娘却是远远不即,被锦娘砍成重伤。不过最终还是被她跑掉。从那以后红线女就再没有露面,不久之后倭寇入侵。抓捕红线女的事只好先放到一边。

  锦娘心中本来又升起一丝希望,但见此时出现在她面前的居然是老对头红线女,心顿时又沉了下来。

  红线女的目光落在锦娘赤裸的身体上,锦娘羞愧的将头转开,想要避开对方的眼光。红线女见锦娘下身红肿,污浊的液体从其密穴不断流出,轻蔑的骂道:「荡妇。」

  听到「荡妇」这两个字,锦娘脸夹绯红。

  红线女的目光落到锦娘的脸上,看到她精液弥漫得嘴角和脸上到处都是。再次讥笑道:「看来我来得还真不是时候。不过没关系,外面倭寇还多得是。他们一定会喂饱你的。」

  锦娘心知对方不会救自己,但却没想到对方还如此风言风语。心想:与其带会再受凌辱,不如现在就咬舌自尽,一了百了。

  想到这里正要自尽,谁知嘴巴却被红线女捏住,重新用破布将她的嘴巴堵住。
  「想死,没这么容易吧?」红线女冷笑道。

  最后一线寻死的希望都破灭了,锦娘绝望的看着红线女。

  只见红线女重腰间掏出一把精致的匕首。冰冷的刀锋从锦娘的脚踝一直滑到她的阴部,接着又慢慢的滑到锦娘美丽的胸部……

  红线女自言自语的道:「是从什么地方开始割起呢?是这里……还是这里……」她一边说着一边将匕首放在锦娘身体上胡乱比画。

  「难道她想一刀一刀的把我割死!」锦娘心头叫苦不跌。

  「我看还是先割掉鼻子吧!」红线女说着一手揪住锦娘的鼻子,一手拿着匕首便要来割她的鼻子。

  死对锦娘来说确实是一种解脱,可是对女人来说保持自己的美貌是最重要的。现在对方居然要来割掉她的鼻子。锦娘心头一酸哭泣起来。

  「我的好姐姐别哭啊!上次你的那一刀差点要了我的命,好歹也让我吓唬你一下出出气啊!」原来红线女并没有真心伤害锦娘的意思。

  「好了,我马上放了你。可千万别再寻死觅活的了。你哥哥还有全城的将士和百姓还等着你为他们报仇呢!」红线女怕锦娘真的自尽一直等她点头同意,这才松开她的绑缚。

  锦娘取下口中破布,喘息道:「我真没想到你居然会救我。」

  红线女道:「现在是国难当头,自然要把私人恩怨抛在一边了。更何况虽然你是兵我是贼,我却一直都很佩服你。」

  「你的大恩我永世不忘。」锦娘本想起身行礼,但自己此时赤身裸体只要将身体卷曲在床上。

  红线女看她尴尬的样子,笑了笑到县衙女眷的房间找来一身衣裳,丢到锦娘床头道:「姐姐要报答我也很简单,等打跑了倭寇。每天都让我绑一次就行了。」
  锦娘听到着奇怪的要求真是哭笑不得,不过看她那脸坏坏的表情显然不像是在开玩笑。

  锦娘换好衣裳与红线女悄悄潜出县衙,只见大街上到处都是百姓的尸体。四周还传来倭寇们阵阵的笑声和女人的哭叫声。

  想必这些倭寇正在淫辱被他们俘虏的妇女,锦娘提刀欲前往营救,红线女连忙将她按住。此时一队倭寇巡逻兵整齐的走了过来。

  二人大气都不敢出,一直等倭寇走远。红线女才轻声道:「姐姐,现在我们可不敢造次。虽然度川死了,但城里还有上万名倭寇。我们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难道就这么让他们欺负我们的姐妹吗?」锦娘刚经历了凌辱,知道此时那些妇女正在承受的痛苦。

  「姐姐,我们现在只能忍耐。如果乱来,我们不但救不了她们,说不定还会落到他们手上。难道你还想尝尝被他们凌辱的滋味吗?」红线女的想法虽然有几分自私,但是以目前的情势来看却也未免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我们难道不救她们就这样自己逃掉吗?」

  「不,我们可以去找救兵。」

  「对,我们可以去找州台。」

  「姐姐别傻了,戚将军被害。现在满朝都是些贪官污吏,你还想指望他们?」
  「那你现在有什么好主意?」锦娘问道。

  「我有一好姐妹,凭着她那一身好武艺现在占据了巢山,手下有一帮英雄好汉。」

  「那好,我们事不宜迟。现在就赶去巢山。」

            第三章 绿林女杰司马燕

  巢山的山贼原本并没有什么名气。不过自从他们的新头领上位,巢山山贼的名声遍逐渐响亮起来。

  许多人都以为这个新头领一定是个威风凛凛身强力壮的大汉,谁能想到她却是一个年轻貌美的姑娘——司马燕。当初巢山的老头领原本想将司马燕抢上山当压寨夫人,哪儿知道竟被对方取了性命。众匪群龙无首,纷纷降伏。司马燕就这样成了远近闻名的绿林女杰。

  红线女带着锦娘潜伏到山脚下。

  「你不说这司马燕是你的姐妹吗?怎么现在却躲在这里。」锦娘对红线女的行为十分不解。

  「我的好姐姐,你就跟着我就好了。别人是好好的大头领,干嘛要去帮你打倭寇啊!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一样一腔报国热情。」

  锦娘询思她说得也有几分道理,于是不在多问。跟着她悄悄的潜上山寨。
  对于红线女来说就算偷偷溜进皇宫大内也不是什么难事,这里更是来去自如了。锦娘武艺高强,在红线女的帮助下自然也不在话下。

  二人来到一处环境幽雅的小院,两个着装整齐的少女提剑守卫在一扇紧闭的房门前。

  「姐姐那里就是司马燕的房间,咱们一人对付一个先解决那两个守卫。不过可别伤她们性命。」

  其实就算红线女不叮嘱最后一句,锦娘也不会轻易伤害她们的。

  二女身手是何等敏捷,还没等她们反映过来就被打晕。

  红线女让锦娘帮忙将两少女用她随身携带的红绳五花大绑起来,并撕下她们的衣襟将她们的嘴巴堵住。

  本来已经捆绑妥当,谁知红线女伸手解开二女的上衣,使二女雪白的乳房裸露出来。接着她又拿出一根红绳将二女面对面的捆绑起来,二女只能双乳相对。好一副波涛澎湃的景象。

  「这叫磨豆腐,保证她俩以后会上瘾。」红线女一边小声对锦娘说着,一边找东西将二女盖住。

  瞧着这妹子的恶作剧,弄得锦娘真是哭笑不得。

  红线女拿出一根竹管,悄悄靠到门边。

  锦娘已经猜到这想必就是迷香,一般盗贼都擅长使用。

  一阵迷烟吹入,红线女收起先前小心谨慎的模样,她大大咧咧的推门进入。
  锦娘连忙跟进,这房间是典型的女儿闺房。布置精细并弥漫着一股少女的香味。

  床上躺着一美貌女子正鼻息均匀的酣睡,这必定就是声名远播的绿林女杰司马燕。看来迷药已经对她起了作用,对创入者丝毫反映都没有。

  「姐姐来,帮我把她扶起来。」锦娘不知这个古灵精怪又想干什么,但她又别无选择。锦娘将司马燕扶起来,只见她面如桃李,又是一个天上人间难得一见的美人儿。司马燕软绵绵的躺在锦娘的怀里,双目微闭吐气如兰,一阵阵香风吹在锦娘的脸上。锦娘心想:好在她自己也是女人,如果她是一男子,如此情景哪儿还能把持得住啊!

  「你干什么?」锦娘向红线女惊问道。

  原来红线女让锦娘扶起司马燕是为了方便她除去司马燕的衣衫。

  红线女笑了笑并没有回答锦娘,她动作迅速的又将其长裤褪去。接着连司马燕身上紧剩的肚兜也一同除去。

  「妹妹你越玩越过火了。」锦娘有些不高兴的道。

  「姐姐,你难道不相信我?」红线女对锦娘道。

  「不是,只是你……」锦娘的话还没说完,一阵香风从红线女的口中吹出扑面而来。不过这次可不是什么吐气如兰了,而出吐气如烟——当然是红线女的迷烟了。

  锦娘感到一阵头晕目眩顿时软绵绵的倒在床上……

  等她醒来发现自己的手脚已经被红色细绳捆绑在椅子上,不光是手脚,身上上也绑着绳子。不过这些绳子纯粹多余,除了使其胸部被勒得紧绷绷的,显得更加突出以外根本没有其他用处。不用多想,又是红线女搞的鬼。

  再看对面的床上。此时司马燕也已经醒来,不过她手脚已经被红线女牢牢捆住,丝毫动弹不得。她头发凌乱,模样憔悴想必已经被红线女折磨了个够戗。
  「哈哈!怎么样投不投降?」红线女对司马燕笑问道。

  「呜、呜!」司马燕挣扎着朝红线女愤怒的吼叫,可是堵在她口中的丝巾却使这种吼叫变成了无住的呻吟。

  「看来你还不屈服,接下来可有更厉害的苦头要让你吃了。」红线女咯咯的笑起来。

  锦娘看到司马燕如此光景,心中大为不忍。但自己此时也被困住,根本就是自身难保。不过好在红线女并没有堵住她的嘴。

  「红妹妹,你这是干什么啊?咱们是来求别人帮忙的,你怎么……」

  锦娘的话还没说话,红线女已经调皮的笑着朝锦娘走来。手上还拿来块白色的东西。

  「好姐姐,找不到丝巾了。只要用她裹脚布堵你的嘴了,不过她的脚不脏。」
  「不要……」锦娘真是后悔刚才自己开口为司马燕求情,不过已经晚了。裹脚布已经塞入锦娘口中,锦娘拼命摇着头发出呜呜咽咽的抗议声。

  搞定了锦娘,红线女又回到司马燕面前。

  「女人的有几大弱点,怕痒就是其中一个。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个弱点呢?」红线女调皮的看着司马燕。

  司马燕心中叫起苦来,她平身最怕的就是别人挠痒。如在平时还可以躲避,这次自己被绑成这个样子,连躲都没有办法。

  红线女一看司马燕的表情就知道这是对方的软肋,她的手开始对司马燕侵犯起来。一会挠挠她的胳肢窝,一会挠挠她的脚底板。

  弄得司马燕拼命的在床上蠕动,瘙痒的感觉弄得司马燕直想放声大笑,可是偏偏嘴巴又被堵住笑不出来。这种感觉就更加难受了。

  最后逼得司马燕真是声泪俱下。

  「你投降不?」红线女再次逼问道。

  「呜!」司马燕再也坚持不住只好点头。

  「如果违约怎么办?」红线女又逼问道。

  「呜、呜!」

  红线女道:「我把布拿开,你如果大声叫的话。小心吃更大的苦头啊!」说完将堵在司马燕口中的丝绸取了出来。

  司马燕喘息了老半天,无可奈何的道:「如果……如果我违约就随你处置,一直让我笑死!」

  锦娘见此情景,对方哪儿还有什么绿林女杰的威风啊!完全就是一个受人欺凌的小女人。

  「好了,姐姐大功告成!」红线女高兴的将锦娘口中的裹脚布也取了出来。
  「红妹你尽胡来!」锦娘原本想好好训斥她一顿,看见她又不怀好意的看过来,为了自己不被她欺负只好住嘴。

  锦娘对司马燕道:「我是戚继光的女儿戚锦湘。家父一心抗倭,不想被人所害。现在倭寇占据献县,许多妇女被他们囚禁。希望女侠能够住我们一臂之力。」
  「原来如此,我也不是一个分不清民族大义的人。你们直接吩咐我也会赴汤蹈火,哪儿用得了这般……」司马燕说着生气的朝红线女看去。

  红线女杏目一瞪,司马燕怕又被她折磨连忙闭嘴。不过心中却暗想,等自己脱了身,总有一天要找机会把红线女也绑起来,让她也尝尝这要命的滋味。
             第四章 巾帼四姐妹

  第二天一早司马燕在聚义堂召集齐山寨大小头目。司马燕正座高堂,锦娘红线女高坐上位。

  对忽然冒出来的两个天仙般的美女众头目不免多看几眼,介于司马燕的威仪,他们并不敢私下议论,但心中不免疑窦重生。

  司马燕此时穿着一身白底红边的武斗装,略施粉黛的一张俏脸上没有丝毫表情,让人感到不寒而栗。

  「没想到燕儿有如此威风。」锦娘小声对红线女议论到。

  「这会儿威风有什么用啊!不知道昨天那哭鼻子的是谁?」红线女调皮的笑着朝司马燕的方向望去,只见司马燕身旁站立的两名少女正怒目圆瞪的望着她。
  这两少女就是司马燕的贴身护卫小萍和小柔,也就是昨晚被红线女绑在一起「磨豆腐」的二女。红线女笑了笑对二女做了一个鬼脸,仿佛在对二女说不服气来找我报仇啊!

  司马燕将锦娘前来邀其抗击倭寇的事简单讲了一遍,众头目纷纷并不反对,只不过对自己的实力与倭寇悬殊较大多少有几分顾及。

  正在这时候传令兵飞奔上殿:「禀报大头领,盘谷那边来人求救。听说盘谷已经被一群倭寇攻下,他们的首领『黑水仙』也被擒了。」

  众人听完大惊。司马燕连忙将前来求救的信使传了进来,细细询问其中经过:
  原来黑水仙听说一群日本倭寇要经过盘谷,她决定帅众将其消灭。一开始还算顺利,将那群倭寇全部歼灭,当日回寨自然大肆庆祝。谁知就在庆祝之时,不知从哪儿又冒出大批倭寇。促不及防,盘谷响马几乎全军覆没,就连黑水仙本人也被生擒,只有几个跑的快的逃了出来,前来求救的是黑水仙的手下王二。
  「戚家姐姐,你看现在怎么办?」司马燕与锦娘商议道。

  「黑水仙之所以落败,是因为没有想到还有第二批倭寇才被其偷袭。我们也可以已其之道还施其身,我想倭寇此时也绝想不到我们会突然出现。称他们庆祝之时杀他们个措手不及。」

  「姐姐说得是,只是万一这些倭寇有所防备。我们岂不是……」司马燕所考虑的也不无道理。

  「燕姐姐这个好办,我悄悄潜进去。如果倭寇确实没有防备我就放火为号,你们就杀进去。」红线女武艺虽然稍逊一筹,但论这潜伏侦察的本领确实是无人能极的。

  司马燕与锦娘分带两路人马,一前一后占据了盘谷前后两个要道,只要等谷中火起就两路包抄一起杀进去。

  经过一番焦急的等待,敌阵终于扬起火光。锦娘大喜,一声令下帅众杀进山寨……

  混战之中倭人哭声震天,只见两名女将勇不可当,在二女的带领下其部众个个都拼死向前。不到两个时辰,数千倭寇就成了刀下亡魂。

  「红妹呢!」战斗结束锦娘开始四处查找红线女的下落。

  正在此时司马燕前来:「姐姐,你真不愧是将门之后。能跟你并肩作战真是一大快事。」

  锦娘笑了笑,念头一转连忙问道:「找到红儿了吗?」

  「还没有,不过姐姐不用担心这丫头机灵古怪的不会有什么事。」

  「话虽如此但我多少也有几分担心。」

  「姐姐把心放宽了吧!她不会有事的,如果她真落到倭寇的手里,让她受受苦也不错!」司马燕笑道:「看她以后还敢不敢使坏!」

  「她就该让那些倭寇好好收拾一下。」说话的是司马燕的护卫小萍。

  看来红线女得罪的人还真不少,锦娘听了只有尴尬的一笑。

  「首领,我们听说盘谷有一秘牢。可能黑水仙被关在那里了。」小柔对司马燕道。

  「那好,把王二叫过来,他应该知道秘牢的所在。」司马燕吩咐道。

  一行五人在王二的带领下前往秘牢。

  刚进秘牢就听到女人发出的呻吟声,五人赶紧放轻脚步慢慢寻着声音而去。
  只见黑水仙被赤裸捆绑在一张老虎凳上,脚被下面垫的砖高高抬起。她身边站了一个倭寇,那倭寇正拿着油灯用火苗来回烤她的脚心。黑水仙此时已经是筋疲力尽,耷拉着脑袋凌乱的头发盖住她大半个面庞,想必在此她已经受尽折磨。
  灼热的火苗烤在黑水仙的脚心,使她忍不住发出阵阵呻吟。

  司马燕怕那倭寇伤害黑水仙的性命,于是悄悄靠近那倭寇,出奇不意的一剑刺了过去。谁知那倭寇居然身手敏捷,一抽身被其躲了过去。

  司马燕不等对方歇息,又挥剑攻去。

  「等等!」那倭寇忽然用汉语叫嚷起来。

  司马燕连忙停住定睛一看,那倭寇竟然长着一张美丽女孩的脸。

  「红线!」众人惊道。

  原来这倭寇不是别人正是红线女装扮。

  「红妹,你这是干什么?」锦娘上前责问道。

  「我猜这一定就是黑水仙吧!我怕你们没敢来之前倭寇就将她害了,所以只好守在这里啊!」红线女回答得十分理直气壮,好象她真的立下天大的功劳一般。
  「那你干嘛把黑水仙折磨成这个样子?」小萍怒问道。

  「没有啊!我刚才来的时候她就已经是这个样子了,应该是那个该死的倭寇婆子干的。」红线仍然一副很有理的样子。

  「什么倭寇婆子!」锦娘奇问道。

  「喏!」红线女朝角落中的一个茅草堆噜了噜嘴。

  众人连忙将茅草堆扒开。只见一个身着女武士装的美丽女子手脚被红色细绳倒绑在一起,嘴上塞进一大团茅草。一见有人连忙挣扎着「呜!呜!」大叫起来。
  「就是她,我刚才进来的时候她正在拷打黑水仙。」红线接着说道:「现在知道不是我把黑水仙这么成这个样子的吧!」

  「可你刚才……」小萍不服气的道。

  「刚才我那只是清清的折磨了一下她,无非是做个样子。万一倭寇突然进来见我正在拷打她,自然不会起疑心了。」红线女越说越有理了。

  红线女的思维方式就是与常人不一样,锦娘知道她们也争论不出什么结果来。连忙出来打圆场:「好了,先把黑水仙放下来吧。」

  「姐姐说得是!」司马燕说完又对小萍和小柔吩咐道:「你们把黑水仙送回房间,让王大夫给瞧瞧!」

  「那她怎么办?」红线女指了指处于昏迷中的女倭寇道。

  「我看把她交给你最合适不过了。」司马燕笑道。

  「太好了!」红线女高兴的拍手道。

  「我说红儿,以后她就归你了。希望你再也别拿我们自己人开算了,好吗?」司马燕对红线女道。

  「那不行!锦姐姐还跟我有约定呢!」红线女十分可爱的把嘴高高嘟起。
  众人马上将目光聚向锦娘,锦娘脸顿时一红,逃一样的跑出秘牢。

  晚上众将士摆宴庆功,黑水仙并无大碍经过休息也出席宴会。只有红线女迟迟未到,经过再三催促她才姗姗而来。红线女一上来就大呼过瘾,还不断讲述她是如何这么那女倭寇的。到了最后还理直气壮的跟黑水仙讲她那是为了帮黑水仙报仇、出气。

  感动得黑水仙连连称谢。众人不便把话讲明,只在肚里偷笑。

  宴会上锦娘谈起共同抗倭之事。黑水仙是吃过倭寇的苦头,自然是一拍即合。在锦娘的倡议下四女决定结为金兰,锦娘年龄最大为大姐,黑水仙次之,司马燕老三,红线女排最后。

上一篇:【淫乱的格林童话之青蛙王子】下一篇:【调包公主】